第一章
作者:水的龍翔   |  字數:2916  |  更新時(shí)間:2021-11-08 16:58:28  |  分類(lèi):

歷史小說(shuō)

黃白色的是天空,紅黑色的是大地,一輪紅彤彤的斜陽(yáng),掛在西邊的空中。

幾只剛剛飽食的肥碩烏鴉,繞著(zhù)一顆已經(jīng)枯朽的大樹(shù)飛了兩圈,落在調零的枯枝上,用帶著(zhù)殘余血跡的利啄,漫不經(jīng)心地梳理著(zhù)羽毛。

狂風(fēng)卷起無(wú)數的枯葉與泥沙,漫天塵土把太陽(yáng)的光芒都掩蓋起來(lái),隱隱的可以看到,在遠處有幾頭餓狼在徘徊。它們那雙像鬼火的雙眼,帶著(zhù)渴望,更有著(zhù)一份期待……

泥沼的中間,更是有著(zhù)堆積如山的尸體。

十幾個(gè)穿著(zhù)土黃的衣服,戴著(zhù)甲片,纏著(zhù)繃帶的人,從遠處的樹(shù)林里走了過(guò)來(lái)。他們的臉上沒(méi)有任何表情,十分的麻木。但是他們的眼睛里卻透著(zhù)一股犀利,一旦有個(gè)風(fēng)吹草動(dòng),殺氣便會(huì )立刻籠罩全身。他們是這個(gè)戰場(chǎng)上的勝利者,被鮮血染紅的繃帶上透著(zhù)他們身上堅韌不屈的錚錚鐵骨。

一個(gè)用紗布包扎著(zhù)右眼的士兵走到了一堆尸體的前面,彎下腰,從泥沼里撿起了一桿完好的長(cháng)戟,用力地揮動(dòng)了兩下后,便將長(cháng)戟插在了地上,繼續在尸體堆里翻找的有用的東西。獨眼的士兵背上一處衣服的裂痕,依稀地可以看見(jiàn)向外翻著(zhù)的傷口。

獨眼的士兵推開(kāi)了幾具尸體,從一個(gè)穿著(zhù)和他一樣衣服的尸體身上揭下了一件胸甲,他看那件胸甲沒(méi)有多大損傷,便穿在了自己的身上。

一座矮小的尸山上,一只大手伸了出來(lái)。

獨眼的士兵嚇了一跳,本能地低吼一聲,但如惡狼的獨眼,卻狠狠地盯著(zhù)那支手掌,同時(shí)迅速地將插在地上的長(cháng)戟拔了出來(lái),神情十分的緊張。

附近的士兵聽(tīng)到同伴的低吼聲,呼拉一聲,圍了過(guò)來(lái),齊刷刷地舉起了手中的長(cháng)戟,目光竟是如此的凌厲。

緊接著(zhù),一個(gè)人從尸山里爬了出來(lái),他的另一只手里還緊緊地握著(zhù)一根完好的長(cháng)戟。

那個(gè)人剛露出上身,還沒(méi)有來(lái)得及有任何動(dòng)作,十幾道寒光從他的眼前閃過(guò),長(cháng)戟便頂住了那個(gè)人的身體。那個(gè)人十分的緊張,站在那里一動(dòng)不動(dòng)的,抽搐的面部上只留下了一絲驚恐。

“這,這……我,我是……你們,你們……”剛由尸堆里爬出來(lái)的那個(gè)人,驚懼地呼叫起來(lái),但無(wú)法把一句話(huà)說(shuō)完整。

“呼!”

十幾個(gè)士兵一起長(cháng)長(cháng)地呼出了一口氣,收起了手中的長(cháng)戟,畢恭畢敬地向著(zhù)那個(gè)人拜了一拜,同時(shí)叫道:“都尉大人!”

那個(gè)人搖晃著(zhù)身體,努力地站了起來(lái)。

他望了望周?chē)?,聞到了一股極其濃烈的星味。

右臂上方的傷口劇烈地疼痛,頭部開(kāi)始眩暈,幾乎無(wú)法站穩身體。

他拄著(zhù)那根長(cháng)戟,使自己能夠完全站立。低頭卻看見(jiàn)自己的胸甲上滿(mǎn)是鮮血。而腹部上有著(zhù)一處輕微的刀傷。

一個(gè)胳膊上纏著(zhù)紗布身體瘦高的士兵從遠處的樹(shù)林邊走了過(guò)來(lái),他一看見(jiàn)那個(gè)剛從尸山里爬出來(lái)的人,便歡喜地叫道:“果真是你,原來(lái)你沒(méi)有死!”

那個(gè)都尉一臉的迷茫,有點(diǎn)不知所措:“我……我……這……這里……”

就在這時(shí),地面微微地顫動(dòng)起來(lái),滾雷般的馬蹄聲由遠而近!那個(gè)都尉抬頭望向聲音的來(lái)源,一團塵土自遠處地平線(xiàn)迅速靠近不斷擴大,陽(yáng)光下反射出點(diǎn)點(diǎn)光芒。

一批統一穿著(zhù)黑色戰甲的士兵,騎在一匹匹的駿馬上,全身都被厚厚的鎧甲包裹著(zhù),加上頭盔,只露出了一點(diǎn)面部在外,手里面都提著(zhù)一根鋒利的長(cháng)槍。在騎兵中間,是一面迎風(fēng)飄蕩的黑色大旗,上面繡著(zhù)一個(gè)扭曲的白色字體。

這批騎兵,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了幾許猙獰,口中喊著(zhù)嘰里咕嚕的話(huà)語(yǔ),正以雄健的姿態(tài)向著(zhù)戰場(chǎng)挺來(lái)。

那個(gè)都尉看到這批騎兵后,心里被深深地震撼了,這支雄壯的騎兵,簡(jiǎn)直可以用虎狼之師才可以形容。

他還來(lái)不及去想,在他的背后,同樣傳來(lái)了鼎沸的叫喊聲。

“快撤!燕狗來(lái)了!”那個(gè)瘦高的士兵喊了一聲,急忙和那個(gè)獨眼的士兵一起架著(zhù)那個(gè)都尉朝后面撤去。

那個(gè)都尉被那兩個(gè)士兵架著(zhù),轉身看見(jiàn)了一個(gè)十分彪悍的騎士:

那人雙眼深陷,臉容瘦干,面色冷峻。臉的骨骼粗而結實(shí),下巴寬而張開(kāi),肌肉飽滿(mǎn),眉毛粗濃,非常有男子氣概,耳厚口大,給人一種威風(fēng)凜凜的氣勢。

他頭戴金盔,身著(zhù)金甲,背后披著(zhù)一件大紅披風(fēng)。右手持一柄精鋼雙刃長(cháng)矛,長(cháng)約一丈三尺,在火紅的晚霞下顯得寒光閃閃;左手持一支銳利毒辣的鉤戟,長(cháng)約一丈,比一般戟要短得多,而且在戟尖的右側有一支倒鉤和月牙斜枝遙相對應。

他的胯下是一匹巨大的紅色戰馬,修長(cháng)而勁健的四肢上條狀肌肉好似鋼筋鑄就一般,光滑而富有活力的皮膚明亮鮮艷如熾烈的地獄之火,在狂風(fēng)中隨風(fēng)擺動(dòng)的赤色鬃毛猶如萬(wàn)道火蛇飛舞,在陽(yáng)光下驕傲地燃燒。

那個(gè)都尉看到這些,他的心里不禁為之驚愕:“世上怎么會(huì )有這么彪悍的人?”

只一瞬間,那個(gè)騎著(zhù)如火一般鮮艷戰馬的騎士便從他身邊掠過(guò),卷起了一陣風(fēng)沙,拍打在了他的臉上。

那個(gè)人的身后跟著(zhù)兩百多披著(zhù)戰甲的騎兵,臉上的青筋暴起,一手提著(zhù)馬韁,一手舉著(zhù)長(cháng)槍?zhuān)纱罅搜劬?,張大了嘴巴,高聲地呼喊?zhù)令人心血澎湃的話(huà)語(yǔ):“殺!”

騎兵的后面緊跟著(zhù)一隊隊叫喊的步兵,他們的表情如同那些騎兵一樣,眼神中卻充滿(mǎn)了十足的殺氣,那種猙獰的模樣,一點(diǎn)也不亞于那個(gè)都尉先前見(jiàn)到的黑甲騎兵。部隊的中間,一面淡藍色的旗幟逆風(fēng)而揚,一個(gè)如同鮮血的扭曲字體繡在了上面。

當所有的部隊和那個(gè)都尉擦肩而過(guò)時(shí),一匹快馬來(lái)到了他的身邊,馬上的一個(gè)騎士用十分高亢的語(yǔ)氣喊道:“陛下有令!命你帶領(lǐng)所有傷兵,留守此地,務(wù)必保護所有兄弟的安全!”

那騎兵話(huà)一說(shuō)完,調轉馬頭,便向前沖了過(guò)去。

那個(gè)都尉很是迷茫,他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,不久前,他還在將要坍塌的礦下指揮著(zhù)工人進(jìn)行疏散,一陣猛烈的晃動(dòng)后,他便被壓在了厚厚的煤土下面。記憶中,他拼命地向外挖刨著(zhù)煤土,當他好不容易才挖到外面時(shí),他以為獲救了,誰(shuí)會(huì )想到,他一露頭便站在了這個(gè)不知名的戰場(chǎng)上了。

那個(gè)都尉回過(guò)頭,看到土簧(通黃)色的軍隊正在與數倍于它的黑色騎兵廝殺。所有的土簧色的軍隊,在那個(gè)穿著(zhù)金甲、騎著(zhù)紅色寶馬的人的帶領(lǐng)下,在黑色騎兵的陣里橫沖直撞。

一場(chǎng)浴血奮戰下來(lái),那群打著(zhù)黑底白字大旗穿著(zhù)黑色戰甲的騎兵已經(jīng)退卻,而藍底紅字大旗,緊緊地追了出去,很快便駛出了地平線(xiàn)。

那個(gè)都尉不禁被這支少數的土簧色軍隊的戰斗力所折服,他們以少數的步兵,對付多數的騎兵,居然還能取得勝利,硬是將黑色的騎兵給打跑了。

大地,瞬間又恢復了平靜。

當那個(gè)都尉再次扭過(guò)頭時(shí),他注意到了樹(shù)林邊,那里零零散散地搭著(zhù)些許帳篷,許多神情木訥的士兵靠在樹(shù)邊。一些士兵胡亂地纏了一些布在傷口上。

所有受傷的士兵,都沒(méi)有呈現出半點(diǎn)痛苦之色,他們表情木訥,望著(zhù)遠處的地平線(xiàn),眼睛里充滿(mǎn)了一份希冀。同時(shí),那個(gè)都尉在他們的臉上,也看到了一份堅強。

那個(gè)都尉被眼前所有的一切所震撼了,在驚恐和彷徨中,他更加的不知所措。

“這是到底在哪里??jì)蛇叴蛘痰亩际切┦裁慈??我又是怎么?huì )出現在這里的?”那個(gè)都尉心里充滿(mǎn)了疑問(wèn)。

他張開(kāi)了嘴,感到了從干裂的嘴唇上傳來(lái)的一絲痛楚,本來(lái)想問(wèn)話(huà),卻本能地喊出了:“水!給我水!”

那個(gè)瘦高的士兵和獨眼的士兵急忙把那個(gè)都尉架到了樹(shù)林邊,瘦高的士兵將那個(gè)都尉安全地放在地上以后,便跑到了一個(gè)帳篷里,端出了一碗清凌凌的水,遞給了那個(gè)都尉。

那個(gè)都尉急忙接過(guò)那碗清水,剛準備喝,卻看見(jiàn)了水的倒影,那里面竟然出現了一張十分陌生的面孔。倒影里依稀看見(jiàn)了一張面部消瘦,濃眉大眼,方碩大口的臉龐。那個(gè)都尉十分的詫異,急忙眨了眨右眼,倒影里的人,居然也眨了眨右眼。

那個(gè)都尉突然將手里的碗給摔在了地上,一聲清脆的響聲傳了出來(lái),引來(lái)了周?chē)渌軅氖勘哪抗狻?/p>

“這不是我!我這是在哪里?”那個(gè)都尉的心里發(fā)出了歇斯底里的呼喊,可到了嗓子那里卻感到陣陣的生疼。

按“鍵盤(pán)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(pán)右鍵→”進(jìn)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(dòng)

猜你喜歡